24小时咨询热线:0791-88591685
电 话:0791-88591685
传 真:0791-88591735
QQ在线:1592684596
邮 箱: puhua@gamil.com

比特币狂热的背后:技术革命还是资本泡沫?晴儿 赵丽颖

[ 时间:2018-03-09 点击: ]

2017年是比特币价格暴涨暴跌的一年。2016年年末,比特币收盘价仅为972美元,随着各类首次代币众筹(ICO)的涌入,比特币价格蹿升,在经历几轮过山车式的波动后,于2017年12月中旬首次突破2万美元大关,随后掉头向下,截止至2018年2月6日,国际市场上的比特币价格已经跌到6500美元以下 龚明珠代表:煤炭城市可从三方面推进高质量发展开荒发现世外桃源

加密货币的源头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这场延宕至今的危机让世人切肤感受到,当今世界的货币与金融体系是多么的脆弱与不靠谱。而有人对此开出的药方是彻底革新现行货币体系,创造一种去中心化的货币。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比特币诞生于2009年,它允诺了一个不受央行和任何金融机构控制的货币体系,而且具有匿名安全、全球通用、总量恒定等优点。

在不到10年时间里,在发烧友和资本的追捧下,比特币价格涨了数百万倍,这场热潮到底是革命的前兆,还是资本的泡沫?

货币的价值来源

在理解加密货币的价值之前,得搞清楚货币的价值来源。

英国金融服务管理局前主席阿代尔·特纳(Adair Turner)在世界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撰文认为,在现代经济中,货币之所以具有实际的价值,是因为政府认可其作为支付税款和发行债务的手段,央行调控了国家和私有银行系统货币总量的增长速度,维持较低和稳定的通货膨胀率。在这个意义上,货币的价值与经济功能根植于发行方——国家及其机构的权威。

普林斯顿大学历史和国际事务教授哈罗德·詹姆斯(Harold James)也认为,货币是社会结构的一部分。对于人类文明的大部分历史来说,它提供了人与政府之间以及人与人之间交换信任的基础。它几乎一直是一个主权的表达,私人货币非常罕见。

简而言之,他们认为,现代货币必须有国家或其他公共机构背书才能成为货币,否则只不过是废纸或代码。

比特币与区块链热潮是一个全球性事件,而比特币隐然要对抗的对象——中央控制的货币体系对此作何反应?目前各国政府对比特币的态度主要分为四类:德国、日本、菲律宾将其视作数字货币,也就意味着其不仅合法,而且具有部分货币属性,但由于没有发行主体,其币值无人背书,其中日本是目前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市场;将其视为“商品”或“资产”,具有合法性,但不具有货币属性;未承认其合法性,也未完全禁止;立法禁止,如泰国、厄瓜多尔。

除了日本等少数国家,目前各国政府中,比较宽容的态度将加密货币视作合法的资产,但并不承认其货币属性。加拿大央行副行长卡洛琳·威尔金斯(Carolyn Wilkins)在2017年11月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加密货币并非是真正的货币形式,但她承认,比特币本质上是一项资产,或者是一种安全措施,所以也应该只被视为资产或安全措施。但是,悖谬的地方在于,比特币之所以成为“资产”,是因为它做出了成为“货币”的允诺。欧洲央行副行长维托·康斯坦西奥(Vitor Constancio)在2017年9月警告,比特币不是一种货币,而是一种泡沫,如同17世纪的荷兰郁金香泡沫一样。这话的意思是,人们虽然知道它没有相应的内在价值,但价格仍在疯涨,大家都在赌自己不是最后接盘的那个“傻子”。

但是,既然加密货币要革现行货币体系的命,那么恐怕不能根据现行货币的定义来评判它。加密货币的初衷正是通过去除国家的影响从而摆脱中心的控制,缔造一个去中心化的货币体系。现行货币是依托国家权力而形成的社会建构,那么如果一部分人达成共识,接受加密货币作为交换手段,这部分共识能否替代国家完成这一社会建构?虽然包括维珍航空在内的诸多知名企业以及诸多零售商已经开始接受比特币支付,然而,即便情况继续乐观发展,加密货币也是被限制使用范围,不具通货效力的,依托的共识相当脆弱,币值稳定更无从谈起,难以履行价值尺度和流通手段的货币基本职能,作为价值贮藏手段也是不合格的,很难形成如其所宣称的革命性效果。

但是,发挥想象力假设一下,出于某种原因,某种现存加密货币如其允诺的那样取代了法定货币呢?那恐怕是一个比较可怕的场景,以比特币为例,其总量为恒定的2100万枚,然而目前“开采”超过80%,大量比特币积聚在少数人手里,那么也就意味着这部分人将掌握了社会的绝大多数财富,这不啻为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最为暴烈的一场革命与财富再分配,并将导致远超当下的贫富差距。“旧势力”恐怕抵死也要防止这种“革命”发生。

所以,即便未来新的货币体系建基在区块链技术之上,也不会从现存的加密货币中挑选,那么比特币们成为“货币”的允诺要落空了,随之,它们作为“资产”的基础也就大打折扣了。(其匿名交易、无手续费等特点,还是有具体用途的,不能说毫无价值。)

总量恒定=无通胀风险?去中心化=不受操纵?

中央控制的货币体系滥发导致通货膨胀,让老百姓手中的财富贬值进行变相剥削,而加密货币的设计则隐含了一个更加公平的愿景,因为其货币总量恒定,并不受人为控制,所以一劳永逸地解决了通货膨胀问题。

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教授努尔·鲁比尼(Nouriel Roubini)认为,比特币拥有2100万的稳定供应量,因此不会像法定货币那样贬值,这根本是一个错误的前提。这种说法显然是欺诈性的,因为它已经分成了三个分支:Bitcoin Cash、Litecoin和Bitcoin Gold。此外,数百种其他加密货币每天被发明出来,还有被称为“首次代币众筹”(ICO)的骗局,这些诈骗主要是为了摆脱证券法监管而设计的。所以,“稳定”的密码正在创造货币供应,并以比任何大型央行都快得多的速度让它贬值。

鲁比尼继续分析道,如果稳定供应的比特币真的逐渐取代了法定货币,那么所有商品和服务的价格指数将持续下跌。随着时间的推移,以比特币计价的任何名义债务合约的实际价值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上升,从而引发债务通货紧缩。根据美国经济学家欧文 费雪(Irving Fisher)的说法,正是这种通货紧缩引发了大萧条(Great Depression)。

而在现实层面上,目前比特币的价格在一天之内可以波动20%-30%。就像典型的金融泡沫一样,投资者在购买加密货币时不会用于交易,而是期望它们的价格上升。事实上,如果有人真的想使用比特币,会发现很难花出去。而且它的生产方式——计算机“挖矿”需要耗费大量能源,并且毒害环境,完全称不上是低成本的货币形式。根据《左翼商业观察家》(Left 富婆点特玄机图 Business Observer)编辑道格·亨伍德(Doug Henwood)的说法,比特币“挖矿”的耗电量可能相当于300万个美国家庭的耗电量,其主要“矿区”位于亚洲,使用的多是煤电,所以这是一桩相当“不清洁”的生意。

鲁比尼认为,到目前为止,比特币唯一的真正的用途是促进诸如毒品交易、逃税、避免资本管制或洗钱等非法活动。毫不奇怪,G20成员国正在共同合作,强制所有产生收入或资本收益的交易进行报告,从而规范加密货币,并消除它们所谓的匿名性。

哈罗德·詹姆斯更进一步地对新技术被操纵或滥用表达了担忧。他认为,除非一个货币已经被政府认证,否则不太可能被完全信任,但是,它同样可以成为世界各地政治交战者的天真和轻信的玩物,也能成为金融领域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詹姆斯强调,比特币泡沫已经到了可能影响全球的地步了,目前的资本狂热让人想起2007年至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前夕的场面。

根据道格·亨伍德估算,在2017年12月26日前后,峰值跳水后的现存比特币总市场价(2610亿美元,单价15625美元)仍比同时的花旗集团市值大了三分之一,略低于富国银行(Wells 富婆点特玄机图 Fargo)。

然而,阿代尔·特纳却没有那么忧虑,他认为虽然比特币没有什么实际的经济用途,但是,个股或特定商品的繁荣与萧条一般不会造成宏观层面上的影响,甚至整个股票市场的巨大波动有时候也只会对整体经济增长产生轻微的不利影响,比如1998年至2002年的纳斯达克股市动荡。相比之下,房地产的繁荣与萧条历来才是最危险的,加密货币的总值仍然只相当于全球房地产财富的一小部分,其泡沫破裂影响宏观经济是言过其实了。

比特币的政治抱负

在比特币之前,对无国籍货币的期望被寄托在黄金身上。较之比特币,黄金在价值贮藏方面的表现还算不错,黄金价格每天波动不到1%,尽管如此,还是比被冤枉的美元更不稳定。

道格·亨伍德在《雅各宾》(Jacobin)杂志撰文写道,尽管如此,关于黄金的幻想——“客观的”、由市场决定、不受国家干预的价值衡量标准——仍然具有巨大的吸引力。凯恩斯称之为“保守主义者的工具”,因为他们喜欢紧缩政策,而黄金能够保值。今天,比特币在赛博自由至上主义者(cyberlibertarians)那里扮演了一个类似的图腾角色,这些人不仅热爱金钱的无国籍状态,而且热衷于“颠覆”其权力,比特币是无政府资本主义的一部分。

亨伍德继续写道,匿名的比特币提供了购买毒品和武器的半安全方式,虽然不得不怀疑国家安全局真的难以追查。但除了匿名以外,比特币并没有解决什么问题。而一旦政府强制监管,那么笼罩其上的无政府主义魅力将烟消云散。

比特币没有什么实际价值,但它确实带有政治抱负,撇开那些眼里只有钱的企业家和投机者,比特币的政治目标是一个去中心、无国籍、竞争性的世界货币体系。

竞争性货币,结束国家对金钱的垄断,一直是“右翼”的梦想。在1976年的一篇论文中,弗里德里希·哈耶克(Friedrich Hayek)主张允许多种货币在个别国家内流通,竞争将导致人们使用最稳健的——也意味着最紧缩的货币,并紧盯着政府通过通胀摆脱困境的企图。这也就意味着在经济危机下没有任何财政或货币政策刺激,只要顺其自然即可。

加密货币将是竞争性货币概念上的一个进步——临时提供的货币甚至可以挑战国家垄断本身。事实上,这种实践在19世纪的时候已经存在,当时各种小银行发行的钞票往往是毫无价值的。而政府货币已经被证明比其替代品——无论是黄金还是比特币——稳定得多。但是,自由至上主义者及其在科技和金融领域的伙伴,作为比特币的共同父母,总是将通货膨胀视作国家剥削,这种担忧就像对冲基金巨头将加税妖魔化为纳粹德国回魂。

尽管比特币作为货币失败了,但作为投机资产却声名鹊起,原本还比较严肃的政治抱负已经不再重要,只剩下投机狂热。最后,亨伍德半带讽刺地说了一个段子:2017年12月21日一大早,长岛冰茶公司(Long Island Ice Tea Corp)把公司更名为“长区块链”(Long Blockchain),它的股价立马涨了一倍,实际上该公司与任何加密货币的创业者都没有协议,也没有潜在的发展意向。

区块链技术何去何从

那么,所谓的“区块链革命”呢?

区块链技术的核心要义在于“去中心化”,拒绝了传统的中央权威,是否有可能突破加密货币,广泛应用到金融、物流、医疗、办公、防伪、版权等领域?人们曾经将去中心化的希望寄托在互联网身上,然而互联网巨头垄断与各国互联网监控的现状让这一愿景黯然失色。去中心化的新希望被寄托在区块链身上。

努尔·鲁比尼对比特币的底层技术区块链采取了更加谨慎而非激烈批判的态度。在他看来,它至少比加密货币更有潜力,但是宣称这是比互联网更具革命性的技术是言过其实,甚至将其与互联网类比都是非常勉强的,在商业应用之前,互联网在早期阶段迅速发展出了电子邮件等应用,但区块链技术发展了近十年,应用领域仍然只有一个加密货币,更何况加密货币的实际作用仍然是存疑的。区块链目前最主要的问题是缺乏像互联网那样普遍可访问的基本通用协议(TCP-IP、HTML等),至于没有中间权力、分布式交易的允诺只不过是一个未经检验的乌托邦。

哈佛大学经济与公共政策教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首席经济学家肯尼斯·罗格夫(Kenneth Rogoff)认为,从长远来看,比特币以及其他加密货币的价格将会崩溃,但是它们的底层技术将蓬勃发展。

在他看来,比特币将取代央行发行的货币的想法是愚蠢的,像日本政府那样允许用虚拟货币进行小型匿名交易是一回事,但允许大规模匿名支付是一个完全不同的问题,这将会使征税或打击犯罪活动变得非常困难。日本是一个有趣的实验,它已经表示,将强制比特币交易所纠察犯罪活动,并收集存款持有人信息,毕竟比特币是避税和犯罪的利器。而当比特币的匿名性被剥离,其目前的价格很难维持。

然而,罗格夫写道,很难看到有什么能阻止各大央行创造自己的数字货币,并利用监管手段,倾斜竞争环境,直至大获全胜。而货币的悠久历史告诉我们,私营部门的创新最终由国家调控和占有,没有理由期待加密货币能够避免类似的命运。 责编:田刚

比特币狂热的背后:技术革命还是资本泡沫?

卢南峰

区块链是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的底层技术,随着近两年比特币价格狂飙突进,这一概念也一窜而红,成为继物联网、可穿戴式设备、虚拟现实、人工智能之后又一技术热词与投资热点。区块链本质上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分布式账本数据库,具有不可篡改、不可伪造的特点。而加密货币是区块链技术目前唯一具有规模的应用。

2018年伊始,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在500人的内部微信群发布了“不要外传”的讲话,成为一时的网络热点。他表示,区块链是一场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的伟大技术革命,将会比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来得更加迅猛、彻底,号召大家学习拥抱这场革命。

王中王中特网资料大全 电话:0791-88591685  地址:南昌市湖滨南路